ITValue社區

釘釘為什么癡迷于造硬件?

作者:蘇建勛 / 日期:2017-11-28

對于了解阿里巴巴歷史的人來說,位于杭州西湖區文一西路176號的“湖畔花園”,有著特殊的意義。

在這個普通的三室一廳老式公寓房里,馬云在14年前開發出“淘寶網”,邁出了構建電商帝國的關鍵一步;四年前,菜鳥也在此地孵化,成為解決中國物流最后一公里的重要板塊;三年前,止步社交的“來往”團隊則在這里重生,原“來往”產品負責人陳航(花名:無招)發現了中小企業對辦公軟件的巨大場景需求,至此,“釘釘”邁出了第一步。



如今的湖畔花園公寓已經更加擁擠,不僅是因為本就不大的房間坐滿了三十多位員工,在有些雜亂的公共空間中,擺滿了黑色、白色、大小不一的圓形機械盒子——它們是駐扎在這里的釘釘硬件團隊的“寶貝”,也是釘釘,這款誕生三年的企業軟件的新征程。

時間快進至11月19日晚,在深圳廣電演播廳“釘釘2017秋季戰略發布會”中,釘釘 CEO 無招在舞臺中央宣布:“我們做硬件了。”



在隨后的兩個小時,無招配合開心麻花團隊,以舞臺劇的形式展示企業內部打卡、開會、協同辦公等場景中的種種問題,依次發布了釘釘智能前臺M2、釘釘智能通訊中心C1、以及釘釘智能投屏FOCUS三款新品;同時無招宣布,截至2017年9月30日,釘釘企業組織數量超過500萬家,成為全球最大的企業服務平臺。

在發布會中途,一段有關釘釘硬件團隊的紀錄影片播出后,無招有些哽咽。

“這個團隊30個人干了300人的事情,他們真的很不容易。”無招說到,隨著發布會的進行,屏幕上開始播放其他的視頻素材,但陰影里的無招有些動情,他在舞臺上側過身,用袖子擋住了眼睛。

“共創”方法論

無招并不忌諱提起“來往”的失敗經歷,從宣稱投入10億狙擊微信到黯然離場,馬云曾在內部評價“來往”產品團隊:原本想你們造出機關槍去跟騰訊干仗,打一槍至少見點血。沒想到最后拿出去的是甘蔗棒子,敲一下把他們打醒了,回頭一口咬掉你們一塊肉。

可在今日看來,這段被無招稱為“死過一回”的經歷,也轉化為新團隊“瘋狂”的動力。僅用不到一年時間,釘釘完成了兩代考勤機、一款路由器、一款投屏機總共四款硬件的量產,比同類產品的生產速度快了不止一倍。

釘釘也曾計劃過與硬件廠商合作,但未能成行,成本是廠商們最大的顧慮。“傳統的考勤機,一臺的利潤不到10%,費這么大力氣改造,一臺還是掙差不多的錢。”無招告訴鈦媒體記者。

無奈,純互聯網軟件團隊的釘釘只能再次進入一個陌生的領域,他們再次祭出了看家本領——“共創”。

這套被無招在創建釘釘時沿用至今的產品方法論,依舊是貫穿釘釘全部業務的最高法則。在無招看來,釘釘在解決企業問題的時候,必須要做到和這些企業近距離接觸、觀察、甚至親身熟悉企業的工作流程,以切實感受他們的需求和痛點。

“我們最大的特點是不在辦公室里 YY(臆測)。”無招說到。

即使已經無數次面對媒體講述初識無招與釘釘團隊的故事,但談到“共創”,杭州康帕斯科技公司CEO 史楠依然興奮,時隔三年,他依然記得釘釘創始團隊成員如何用兩個月在康帕斯蹲點辦公,最終把實地考察得來的對考勤業務的理解,融入釘釘的產品設計中。


杭州康帕斯科技公司CEO 史楠

“共創是非常復雜的系統化工程,有詳細的規則和要求,每次釘釘有新員工過來,我都會分享我最初是怎么做的;從客戶的角度怎么看釘釘;以及怎樣把共創落到具體的項目中。”史楠對鈦媒體記者說到。

直至今日,康帕斯依然在近50個項目中和釘釘堅持共創,在史楠辦公室門口的天頂上,就掛著一臺釘釘新出的智能通訊中心 C1。

總部位于杭州的重慶火鍋品牌“川味觀”是釘釘的另一家共創企業,當釘釘 C1 智能通訊中心產品經理 櫻木通過多日的調研、訪談、蹲點觀察后,得出了這家公司在日常辦公使用網絡時遇見的三個問題:公司內有線網絡與無線網絡同時使用非常不方便;無線網絡經常無法連接打印機等設備進行辦公;網絡不穩定經常遇到斷網、有網絡也無法登錄等狀況。

這樣的網絡問題幾乎出現在所有中小企業內部,而在 C1 的設計中,櫻木也將共創企業出現的問題逐一落實在產品功能中:比如將釘釘組織關系網與 C1 路由的網絡打通,一臺 C1可與256個設備相連,員工與訪客都可以自動聯網,取代了過去密碼登陸環節;還有針對特定時期、特定端口的網速提升功能,比如雙十一期間某公司電商部門對網絡需求變大,C1可設置該部門網速的提升等。


川味觀使用釘釘C1進行企業網絡管理

對于釘釘來說,“共創”不僅可以根據觀察企業內部的組織性需求,解決諸如連網難,網速慢的通識性問題;還能關注到更細枝末節的員工個體行為,最終反饋在產品內。

相較于今年5月推出過的指紋識別考勤機智能前臺 M1,在最新升級的智能前臺 M2 中,新增了“人臉識別”,能夠實現3米距離、0.6秒極速、最多五人同時行進間識別的功能。

這一新版考勤機的迭代就源自釘釘團隊蹲守工廠“共創”后的發現,負責帶隊整個硬件項目的釘釘統一通訊 VP 易統告訴鈦媒體記者,由于按照工時計算薪酬,工廠的工人們比其他企業員工有更強的打卡需求;又由于工廠的體力勞動偏多,工人們的雙手磨損情況較重,因此,傳統的指紋打卡機并不能有效支持工廠里的打卡環境,而支持人臉識別的多人實時打卡 M2 智能前臺,則同時契合了各種行業下的考勤方式。


釘釘智能前臺 M2可以支持最多5人的人臉識別簽到功能

“我們把多種極限情況的解決方案都考慮進了 M2。比如你戴口罩、帽子、眼鏡,甚至遮住半邊臉,M2都可以識別出來。”易統說到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不論是解決考勤入口的 M1/M2,還是管理企業 WiFi 網絡的 C1,以及可以快速實現異地會議投屏的 FOCUS,釘釘在產品設計中有意大幅降低了操作難度,每一款硬件都可以由前臺行政在五分鐘之內布置完成。

這體現了釘釘從軟件到硬件一以貫之的底層邏輯,即:縮小與大企業在管理方式上的距離。

在無招看來,中小企業與大企業的差距體現在兩端。一端是硬件,諸如投屏一類的產品,大企業可以采購很好的視頻會議系統,但小企業卻要手忙腳亂地自己拼裝投影儀、大屏、電腦,所以釘釘上線了 FOCUS;另一端則是軟件,員工在釘釘內部實時進行審批、日志、考核,目的就是為了讓企業內部組織更加透明化、扁平化。

4300萬企業的流量生意

在2008年左右,馬云曾為阿里巴巴制定過一套基于創新的“履帶戰略”,他希望阿里成為跨過三個世紀,生命力達102年的公司,當任何一個業務在三年內從鼎盛轉衰之際,其他業務要接棒,以拉動公司步履向前,而2014年誕生的釘釘,也正是基于這一創新戰略的排兵布陣。

釘釘也的確在阿里內部得到了相當的資源優待。在公開材料中,2015年5月釘釘2.0版本發布后,釘釘市場部負責人克琳曾提到,年初向阿里巴巴集團申請項目費用的時候,還擔心集團給釘釘下任務指標,最終看到“勿忘初心”四個字的批復,并拿到了項目費用。

不可否認的是,釘釘仍然處在需要資本持續投入的建設階段,在阿里11月初最新發布的季度財報中,釘釘的營收與高德地圖等創新業務放在一起展示,該業務組合在今年第三季度中收入為8.87億元,同比增長27%,但利潤虧損了14.56億元。

而在采訪中,無招對釘釘的盈利壓力給予否認。“阿里巴巴是為中小企業服務,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,釘釘是符合阿里巴巴使命的,所以創造盈利并不是第一貢獻,把事情做成才是。”無招對鈦媒體記者說到。

但這并不意味著號稱永久免費的釘釘就要背棄商業化,在無招看來,釘釘本身就處在離錢最近的地方。

細數目前釘釘的收入來源,包括在天貓等渠道上架的幾款均價 1000 左右的硬件產品、售賣與聯通合作的企業通訊電話卡、與平臺上其他第三方開發者的分成等,可以看出,與企業服務領域主打大客戶收取高昂服務費的邏輯不同,釘釘的用戶主要是 2000 人以下的中小企業,而釘釘的目標也是基于共創得來的企業需求,不斷提升產品體驗,擴展業務邊界,吸引并留住國內 4300萬企業使用釘釘辦公。

這樣的規劃也與阿里巴巴最初成立淘寶的思路相通。時至今日,在淘寶上開店也并不收費,但隨著平臺上商家與消費者資源的聚攏,阿里巴巴已憑借對流量的經營成為市值近 4900 美元的巨頭。而在硬件之外,釘釘也正逐漸開放軟件內的其他入口,在滿足企業需求的同時,進一步探索商用的可能性。

另外,釘釘在近期升級的 4.0版本中,新推出了“智能人事1.0”,將軟件從前端的考勤,往人事管理中中的入、轉、調、離等模塊再次延伸了一步。


釘釘4.0軟件升級的最大亮點是推出釘釘“智能人事1.0”

盡管 HR SaaS 在中國企業服務領域已成紅海,相關的產品諸如北森、拉勾人事云、薪人薪事、Moka 等已經層出不窮,但在釘釘與共創企業的調研中,依然發現大量中小企業的員工管理仍處在紙質化辦公時代,而釘釘的智能人事通過與前端的考勤硬件直接打通,免去了行政手工收集材料、算考勤的成本。根據釘釘核算,一家100人規模的企業,一年可以因此節約成本6萬元。

這樣來看,從 IM(即時通訊)起家的釘釘正在發揮通用型軟件橫向擴展的趨勢。而在利用軟硬件一體化的服務將企業留住后,釘釘也開始逐漸和天貓、飛豬、阿里醫療打通,分別為企業采購、差旅、員工健康管理提供入口。

釘釘的價值觀

隨著業務的拓展與用戶量的攀升,釘釘與無招團隊在忙于解決企業需求,完善產品功能以外,也不得不思考釘釘的定位,與這款產品背后的價值觀。

在無招看來,釘釘的每一步規劃并沒有太過復雜的邏輯。所有的產品迭代、軟硬化一體的布局,都是因為現有的產品形態無法解決企業問題,釘釘團隊要做得,一是堅持為中小企業服務的“使命感”,二是走進企業,防止“YY”。

而面對媒體有關盈利前景、商業計劃方面的問題,無招甚至有些無奈。他將釘釘團隊比作《士兵突擊》里的王寶強。“你問許三多(王寶強飾演的角色),你參軍干什么,他的回答很簡單,因為沒有地方可去。我們做硬件也是,因為很多企業場景下純軟件解決不了問題,又沒人和我們一起干,只能我們自己干。”無招說到。

但無招也有他必須堅守的價值觀。和微信用朋友圈、公眾賬號黏住用戶的方法不同,釘釘的產品功能中,包含“DING 一下”、已讀回執等功能,有時會讓用戶產生脅迫感,這甚至讓不少員工對釘釘造成誤解,認為“這就是一款幫助老板監視我們的軟件”。

“釘釘是中國第一個尊重員工隱私的企業級產品。”無招表示。由于釘釘絕不允許企業管理者察看聊天記錄與員工定位,為此,釘釘甚至拒絕了很多大客戶的定制化需求,而在其他企業服務軟件中,此類數據都被開放給企業。


釘釘CEO 無招

在釘釘團隊的分析中,企業想獲取員工聊天記錄的行為,源自企業對內部管理的“不安全感”,而釘釘認為,這種不安全感可以憑借軟件功能的在線化、信息透明化、架構扁平化逐漸消弭,既能尊重員工個體隱私,也可以滿足管理者對公司運轉效率的要求。

“集體人性”則是無招在釘釘產品中融入的另一點思考。除了釘釘內部以外,無招鼓勵所有共創企業、合作伙伴,甚至女兒所在的小學都使用釘釘,原因是當下的職場辦公環境中,太多員工將工作和生活在微信上混為一談,根本無法保持專注。

“如果只追求搖一搖、在社交平臺上炫耀、比較,人就變成動物了;在企業的組織里,集體是人和人相互綁在一起的,我和你一起做事情,我發消息給你,你不回我,我也不回你,這還有集體嗎?”無招談到。

無招認為,釘釘的高效、透明和平等,是最人性化的工作方式。比如在釘釘的考勤功能中,可以通過藍牙和 WIFI 覆蓋區域設置打卡范圍,這是因為很多員工為了不遲到會先來公司打卡,之后再去公司附近買早餐,而釘釘的遠程打卡則讓這些員工能少折返一次,也能讓公司老板清楚員工已經抵達公司附近。

而對于釘釘團隊內部,無招也有著明確的底線,他尤其忌諱國內產品經常出現的抄襲行為,稱如果在釘釘內部發現“就往死里整”,而對待每一位試圖加入釘釘的求職者,無招會要求對方帶上“投名狀”,以證明自己對釘釘的理解和熱愛,也正因為諸如此類的高門檻,至今釘釘有著整個阿里內部最低的人員錄取比例,只有10%。

無招將釘釘現有的團隊比喻為“有使命感的土匪”。在做“來往”產品的時候,這幫“土匪”還是終日坐在辦公室里閉門造車的“書生”,三年之后,曾經的書生被逼上梁山,學會用共創代替 YY。在采訪中,無招多次提到“使命感”,這成為支撐整個團隊終日奔忙的原動力。

“讓4300萬企業在效率上、工作方式上、管理方式上,能夠跟阿里巴巴這樣企業站在同一水平線,這是我們的使命,如果這個能做到,我們的使命就實現了。”無招說到。

在產品發布前一個月,無招興致勃勃地向他的好友、鈦媒體聯合創始人劉湘明展示他的成果。劉湘明看到擺了一桌子的硬件,問他:“你還記得之前我們一直在討論釘釘的邊界在哪里?你們是不是太膨脹,做的事情太多了?”無招說:“沒有,我們的使命是提升中小企業的管理效率,但是發現很多硬件功能的缺失,使得很多中小企業的業務和管理行為無法在線,市面上也沒有合適的解決方案。我們只有自己做。”在無招的心目里,釘釘已經不再僅僅是一個軟件,更是一個承載使命的平臺。軟件是達成目的的一個手段,硬件其實也是。(本文首發鈦媒體 記者/蘇建勛;攝影/陳拯)

推薦閱讀

华夏银行股票行情